新浪申通集運香港客户端

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現身上海 專家質疑

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現身上海 專家質疑
2020年10月15日 20:53 新京報

  原標題: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現身上海,專家:除非有完整方案否則不應放置

  日前,一台“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現身上海虹口區寶元小區。市民只要將1元硬幣或空塑料瓶投進這台設備中,機器就會自動放出一份供流浪動物食用的寵物糧。

  設計者劉帥為自動餵食機拍了一則短視頻併發布,引發熱議。網友對此觀點不一,有人表示支持,也有網友對寵物糧投毒、流浪動物聚集帶來的安全隱患提出擔憂。

  10月15日,寶元小區居委會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放置該設備是設計者的個人行為,並沒有經過小區居民的同意。目前,這台設備已被搬離該小區。

  劉帥解釋稱,將自動餵食機放在該小區只是一個暫時措施,沒有打算長期放在這裏。而面對質疑,他認為,“這台機器只是樣品,我們已有新的解決和完善方案,會對設備進行改進。”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員王放認為,除非有完整的方案,否則自動餵食機不應該放置。這個方案要包括流浪動物聚集後產生糞便等污染物的處理方式;防止野生動物得到食物的方式;以及聚集的流浪動物傷人後的處理對策等。

  “對流浪動物來講,領養、收養並且不遺棄,可能才是最長久、最有效的幫助,除此以外,很難找到長期可持續的方法。”王放説。

10月11日,有市民在使用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上海領養日shanghai”微博視頻截圖10月11日,有市民在使用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上海領養日shanghai”微博視頻截圖

  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

  “一個空瓶就能給小動物多一頓飽餐”

  “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一個環保+公益的項目,投進一個空瓶就能給小動物多一頓飽餐。”10月11日,博主“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在抖音短視頻平台發佈了一條視頻,並配以上述描述。

  視頻顯示,自動餵食機外形與自動販賣機類似,機器背面底部有一個較大的凹槽,可供流浪動物休息;機器正面設有投瓶處和投幣口,底部的凹槽處放置着食盆,市民將一個瓶子或1元硬幣投進設備後,設備就會放出一份寵物糧。

  目前,該賬號共發佈了18條視頻,有2.5萬粉絲和65.2萬次點贊。這些視頻內容大致相似,都是對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的介紹和推薦。

  視頻的發佈者是今年25歲的劉帥,他也是這台設備的設計者。劉帥告訴新京報記者,此前,他在網上看到國外流浪動物餵食機的相關報道,評論區有網友表示“如果在中國就好了”。

  “我覺得放在中國能獲得很大的支持。”劉帥説。經過兩個半月的設計和製造,第一台自動餵食機成功出爐,“相當於創業了,(機器的製造)工藝還是比較難的。”

  機器首先在上海某商場“亮相”,10月11日,名為“上海領養日”的公益組織在商場舉辦領養活動,劉帥將這台自動餵食機拿到商場進行了展示。

  活動視頻顯示,當時不少市民對餵食機感興趣,並進行了投幣體驗。劉帥提到,“這些市民多數都有領養流浪動物,對這個設備投放表示了支持。”

  餵食機現身小區引爭議

  居委會:恐影響居民生活現已搬離

  商場活動結束後,經朋友建議,劉帥將該機器放置在上海市虹口區寶元小區的一個角落。

  “之前已經談好了幾個小區了,但是因為位置問題,可能要過幾天才能放進去,所以我想先暫時把機器放在(寶元小區)裏面,然後隨手拍了個視頻,沒想到就火了。”劉帥説,

  劉帥對自動餵食機的“走紅”也很意外。截至目前,他發佈的這條短視頻已獲得58.8萬點贊、4.7萬評論和1.5萬轉發。

  10月12日,劉帥來到寶元小區向居委會報備該設備。獲知此事後,居委會工作人員前往現場進行了實地調查後,建議劉帥將自動餵食機搬走。

  1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致電寶元小區居委會,一位工作人員表示,因為自動餵食機在小區放置的時間不長,且放置點在一個死角、比較隱蔽,所以並沒有多少居民發現,居委會也沒有收到居民投訴。

  “但肯定不是每個居民都願意的。這是他的個人行為,他不是我們小區的,放置餵食機也沒有徵求過小區居民的同意。”上述工作人員認為,放置自動餵食機不是一件壞事,但會影響小區的環境,尤其在疫情期間。

  目前,劉帥已將機器搬走。“有的小區不願意放,但也有小區主動聯繫他,同意放置。”劉帥説,在未來,他還計劃將自動餵食機放進地鐵站、商場和寫字樓。

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放出寵物糧。”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賬號短視頻截圖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放出寵物糧。”流浪動物自動餵食機”賬號短視頻截圖

  機器成本約1萬

  “這只是樣品,會對設備進行改進”

  視頻引發關注後,網友觀點分化明顯。

  有網友表示支持,“希望全國各地都有,流浪貓、流浪狗就不會餓肚子了。” 也有網友感到擔憂,“建議裝攝像頭,防止放毒跟偷糧”、“在這投食,流浪狗給別人咬了,誰的責任?”

  對此,劉帥回覆稱,“第一台機器的話,(如果出來了問題)肯定會找到我,我肯定要負責的。”他也透露,目前團隊正在對機器進行改進,這台機器只是樣品,針對(寵物糧)衞生等問題的質疑,已經有了新的解決和完善方案,會對設備進行改進。

  至於方案細節,劉帥表示目前不方便透露。

  “目前,我們只在上海推行,但之後會全國推廣。”劉帥告訴新京報記者,因為資金的問題,他沒辦法大規模生產自動餵食機,一台機器的成本在1萬元左右,現在只生產了1台。

  現在,劉帥正在着手解決資金問題,計劃重新設計、生產餵食機,“後面生產的機器一定會更好、更完善,希望獲得政府的支持和廣大市民的認可。”

  新的機器生產完成後,劉帥計劃先投放一部分,比如100台,看看市民反映如何,再去大規模生產。“公益確實不好做。但我們希望能做出點改變。現在我們是在幫助動物,希望之後也能幫助人。”

  設備投放問題重重

  可能造成流浪動物聚集,產生安全隱患

  復旦大學生命科學學院研究員王放認為,自動投餵機是一個挺有趣的設計,使用這個機器的人很多都是出於善心和好意,但是問題重重。“很可能產生連鎖反應。”

  第一個反應可能是動物種羣數量的增加。提供食物之後,流浪動物的數量會增加,局部密度也會提高,可能會有不必要的聚集;同時也會帶來衞生問題,比如説糞便、尿液以及傳染病等問題。

  “雖然説本意是喂流浪貓、狗,但是鳥、老鼠、黃鼠狼這些是不是也可以獲取到這些食物?貓糧的成分對野生動物的健康是不是有傷害?野生動物聚集在小區和其他人類環境,是不是有潛在的野生動物疾病的風險,以及野生動物與人發生衝突的風險?” 王放説。

  王放認為,除非有完整的方案,否則不應該放置。這個完整的方案要包括流浪動物聚集後產生的糞便及其他的污染物的處理方式、防止野生動物得到食物的方式,以及聚集的流浪動物傷人後的處理對策。

  而從法律上來説,一旦放置了這種機器,放置者和流浪動物、野生動物之間就形成了餵養和被餵養的關係,放置者就變成了某種程度上的責任人。

  知名公益律師趙良善也提到,如果想放置自動餵食機,需注意如何確定投放場所,即投放場所是否合法、安全、合理、正當;如果產生安全隱患,如何擔責,如何避免產生安全隱患的同時又幫助到流浪動物。

  此外,根據《物權法》規定,投放機器需徵得小區業主委員會同意。而根據《侵權責任法》,一旦發生流浪動物傷人事件,餵食機投放者需擔責。趙良善建議,必要時,餵食機投放者可以適當尋求政府部門幫助,將保護動物納入一項政策,以便於執行。

  新京報見習記者 彭衝

   

責任編輯:朱學森 SN240

上海
新浪申通集運香港客户端
新浪申通集運香港客户端

掃描左側二維碼下載,更多精彩內容隨你看。(官方微博:新浪申通集運香港

圖片故事

新浪申通集運香港意見反饋留言板 400-052-0066 歡迎批評指正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0520066
舉報郵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2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